久久小说网
最新小说 | 小编推荐 | 返回简介页 | 返回首页
(好看的穿越小说,尽在久久小说网,记得收藏本站哦!)
选择背景色:
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浏览字体:[ 加大 ]   
选择字体颜色: 双击鼠标滚屏: (1最慢,10最快)
我的知青丈夫被古代来的将军穿了_分节阅读_第1节
小说作者:骊偃   小说类别:穿越小说   内容大小:414 KB   上传时间:2021-07-21 19:29:43

《我的知青丈夫被古代来的将军穿了》

作者:骊偃



  本文文案:

  李蔓穿了,穿到一本知青文里,成了那个被知青丈夫抛弃在山上,被知青女主连累而死的白族女孩。

  李蔓一穿过来,看着朝女主撒丫子冲去的山猪,就知道自己一脚又踩在了死亡线上。

  根据书中的描写,下一刻,她那个知青丈夫就会突然冲出来,抱着对面的女主就地一滚,避开了山猪的袭击。然后拉着女主爬起来,跑下了山,从头到尾都没搭理她一声。

  待山下的人听到惨叫跑上来,原主的身子早已千疮百孔地凉透了。

  李蔓心里默念着死亡倒计时,果然下一刻,原主的知青丈夫来了。

  “冲过去,快!快!抱起女主就地一滚……”李蔓念着接下来的剧情,等着如书展开。

  宋逾:“……”

  他媳妇是不是傻啊?见了山猪不知道跑,看到他来了,还念着什么抱起女的就地一滚,戏看多了,精分了?!

  剧情没有如期展开,李蔓傻傻地看着斯文俊秀的男人将她往背上一甩,背着她,捡起地上的一根柴禾对着扑到女主跟前的山猪那么一劈一挑,山猪轰然倒地,口吐血沫,抽搐着死去。

  宋逾战死边疆,睁睛醒来,正看到水塘里有个女人在扑腾。

  救起女人,担起任责娶了她。

  努力地适应着这个陌生的时空,养她。

  可这几天,有些不对劲,应该说自从那天他把她从山上背下来,就不对劲了,他每每做个什么,她就狐疑地瞅着他,同时嘴里还嘟嘟囔囔着什么:“天哪,渣男这一手字写得也太好了!”

  “娘的,渣男不是城里来的知青吗,不但力气大,还会修农具,编柳筐鸡笼,下塘捕鱼,拉犁耕地,驯马捉疯牛……最最最主要的是,他还会鉴宝,太、太万能了!!!”


  内容标签:甜文 穿书 爽文

  主角:李蔓、宋逾 ┃ 配角:预收《返城上学[七零]》《六零破烂王》 ┃ 其它:完结《六零重组家庭》《捡了一条寻宝蛇[六零]》

  一句话简介:我的知青丈夫是古穿今的将军

  立意:国富民强



第1章

  “……蝴蝶飞来采花蜜哟,阿妹梳头为哪桩?

  蝴蝶飞来采花蜜哟,阿妹梳头为哪桩?”

  李蔓烦躁地抓了抓头,好不容易凌晨三点才睡着,谁这么没有公德心?大清早的就放音乐!

  “哞——”

  这叫声,近在咫尺。

  李蔓惊疑地撑头望去。

  昏黄的小夜灯下,大平层的屋子一点点从眼前淡去,绿色铺开,由浅变浓,阳光从一株株芭蕉树上洒下,人声、鸟声、风声、花香,整个世界都亮了,活了。

  郁郁葱葱的高大树木分向两边,青石铺就的山间小路,踢踢踏踏走来一头老黄牛,它旁边跟着位背柴的少年。

  梦吗?李蔓眉眼舒展。

  少年看着芭蕉树下,清池水旁洗菜涤衣的其中一个女孩,开口唱道:“哎~蝴蝶泉水清又清,丢个石头试水深,有心摘花怕有刺,徘徊心不定啊伊哟。”

  “哈哈……小毛,小蔓梳头打扮,等的可不是你。”

  “我知道小蔓姐等的是谁,”小毛笑着一指身后,“呐,人不是来了。”

  身穿六九式军装的高大男子,手执包裹,无视一众少女妇人或羞涩、或打趣的目光,绕过老黄牛,淡淡地扫了眼小毛,向溪边走来。

  看清来人,一位发髻轻挽,身着浅蓝上衣,外罩黑丝绒坎肩的妇人,瞪了眼小毛,斥道:“别胡说,小蔓都嫁人了,跟何知青有什么关系。”

  “绍辉哥!”她旁边几步远的少女,却是双眸陡然一亮,丢下手里的衣物,跳起来,朝青年奔了过去。

  女孩身姿玲珑,面容娇美,双眉间一个圆形胎记,状如红豆,殷红似血,绣花包头垂下的雪白缨穗,迎风飘扬,白衬衣,红色镶边坎肩,于青山绿水间穿梭,好似一只空灵的百灵鸟,飞向青年。

  李蔓脑中却是轰然一声,想起了,早前咖啡厅里邻坐少女推荐的一本书。

  “小姐姐,有空你一定要看看啊,书里的小炮灰,跟你一样,眉间都有一个殷红的胎记,容貌描写吗……”少女端着咔咖、小蛋糕,移坐到李蔓对面,手指划动着手机屏幕,“唔,弯弯的柳叶眉,明亮的大眼如水一般清澈……啧!这描写,够俗的!”

  女孩说完,见李蔓偏头看向窗玻璃上的影儿,不好意思地讪笑了下,点了点手机,“我说书呢,不是说你。不过,”女孩撑着桌子凑近了几分,打量着她的五官道,“还别说,这容貌倒好像是对着你写的。小姐姐,你朋友闺蜜里有写小说的吗?”

  李蔓笑着摇了摇头,看着女孩好似看到了少年时代的自己,对什么都充满了活力和无尽的想象。

  “真没有吗?我方才听老板娘叫你——李蔓。这书里的炮灰……也叫李蔓。”

  “蔓”又不是什么生僻字,用做名字的多了。李蔓不以为意地翘了下嘴角。

  女孩以为李蔓不信,手机一转,推到她面前,点着两个字道:“你看、你看,是不是‘李蔓’?”

  李蔓看着名字后面紧跟着的两字,讶异地挑了下眉:“白族女孩!”

  “对啊,白族,小姐姐你不会也是吧?”

  李蔓笑笑,没说是,也没说不是。

  女孩却当成了默认,兴奋道:“哇!那你老家,不会也是有孔雀、野象和凤尾竹的西双版纳吧?”

  李蔓眉头微蹙,心里升起了淡淡的戒备,有点后悔方才的回应了。

  “还真是啊!”女孩再次将她的沉默当成了默认,惊叫道,“天呐!小姐姐,你真要查查身边的人了,这好像就是对着你写的。我跟你说啊,这本书的作者三观超有问题,要不是对书里有关西双版纳的描写感兴趣,我才不看它呢。”

  李蔓不置可若地端起咔咖一饮而尽,合上笔记本,准备走人。

  “小姐姐你别不信啊,现在的人,心里阴暗着呢,看着谁羡慕嫉妒恨了,暗戳戳搞事的多着哩。再说,万一哪天你被写穿越了怎么办?”

  越想,女孩越觉得有这种可能,不免为李蔓担心了起来,兀自拿起咔咖跟在李蔓身侧向外走道:“为防万一,小姐姐,我跟你说说这小炮灰哈。”

  “看了文后,为她,我还专门深挖了一下这本书隐藏的细小支脉,比如她父母的爱情。提到这个,就要讲一讲刚解放那会儿的云南边境。”

  “说来,当真称得一句‘战火纷飞,硝烟弥漫’。土匪、J的残余势力,还有地方上的什么土司头人啊,反正是乱得很……为了建设新中国,消除民族隔阂,加强少族民族对党对人民政府的了解,出兵剿匪的同时,中央还组织了支访问队伍。”

  “那个年代,云南很多地方不通路,运输物资全靠马、牛和骡子。小蔓儿的爸爸李岩,当时在大理民贸局工作,常年带着马帮行走于各村各寨,给各民族送去布料、盐、农具和粮种的同时,换回了大量的药材、皮毛、野味、菌子、干果等。因为熟知各民族的风土人情,又有很好的群众基础,访问团一来就被借调了过去。”

  “李岩是个很有魅力的人,看书中描写,他要是跟男主出生在一个时代,还真没有男主啥事。说话不但幽默风趣,唱起山歌来,还能引得孔雀开屏,随他翩翩起舞。说起各民族的事儿,更是如数家珍,很是吸引了团里的一众姑娘。也不知道啥眼光,偏生看上了随团来收集民族歌舞的杨玉莲。”

  “对此,团里自然是乐见其成,汉族姑娘嫁给白族小伙,说来也是一段佳话。遂一通忙活,很快便为他俩举办了婚礼。只是,谁也没想到,就在访问即将结束的时候,他们遇到了逃蹿的流匪。李岩为救副团长何志铭,牺牲在了西双版纳。”

  “唉,李岩爸妈就他一个儿子,听到消息,当时就都病倒了。杨玉莲为了给两老一个活下去的希望,忙慌称自己怀孕了。一年半后,杨玉莲给两老送来个会爬的孩子。爷爷抱着因水土不服,病奄奄的孙女,看着努力钻出青石板,顺着墙根攀爬的藤枝儿,拿起火塘边的一截柴尾巴,在地上写了个‘蔓’字,只愿她生来便有一股韧劲,不被贫困、疾病、困难击倒,活到耳顺之年。”

  李蔓提着电脑包的手,骤然一紧,只听对方继续说道:“小蔓儿长大后,情窦初开,爱上了何志铭下乡当知青的小儿子何绍辉,也就是这本《七零小娇妻》的男主。”

  “小蔓儿是早产儿,自小便体弱多病,何志铭出于愧疚和怜惜,早几年没少托人找关系买奶粉寄来。到了小蔓儿上学的年纪,又一力支起了她的学费。为此,没少惹妻子抱怨生气。男主自小听着,对小蔓儿自然是不待见。”

  “唉,这也是悲剧的开始。小蔓儿爱得痴迷,一度失去了自我。有次为了追下田归来的男主,失足滑下水塘被另一个知青救了。乡下嘛,又是那个年代,名声,那是顶顶重要的。”

  自己的初恋,又何尝不是一段求而不得过往……

  同名同姓,相似的身世、容貌、一样的恋情,李蔓不由在咔咖馆外停下了脚步:“小蔓儿嫁给那知青了?”

  说了这么久,漂亮小姐姐总于又有回应了,女孩儿犹如被打了鸡血,兴奋道:“可不!唉,这知青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你当小蔓儿落水真是意外啊,就是他跟女主设计的!”

  “也真舍得,那个年代油多主贵啊,他们弄了半斤猪油抹在水塘边小蔓儿常去的几块石头上。男主知道后,不但没有阻止,还主动引着小蔓儿到了那里。所以我才说,这本书的作者,那三观,啧!真是差劲死了。”

  “女主想要小学教师的名额,就自己争取呗!打小蔓儿的主意干嘛?小蔓儿高中毕业后,就一心一意准备省贸易局的招工考试,从没想过要去当什么小学老师……”

  出于好奇,李蔓在小姑娘的指点下注册了JJ帐号,充值购买了全书。

  李蔓当时忙着装修自己的大平层,回去后,打开看了两章,便被里面的三观雷着了,后面只是粗略了地翻了下。

  而眼下……好像就是故事开始。

  “绍辉哥哥,你去公社啦?”

  “嗯,”何绍辉将手里的包裹往前一送,“你妈寄来的。”

  “谢谢绍辉哥哥!”小蔓儿欢喜地接过,一拧腕上银镯的开口,取下镯子,掰直锋利如刀的伸缩头,划开了打包的麻绳:“省外贸局——对外经济贸易厅的招工考试,我考了满分,上周我妈打电话说我被录取了。现在来信,肯定给我寄来了报道通知书。”

  有了这张通知,她就可以迁户口,转粮食关系了。

  何绍辉心烦意乱地看着地上散落的数断麻绳,眉锋微蹙:“好好的麻绳,你解开能费多大劲!”

  “我这不是着急吗。”小蔓儿将包裹放在地上,低头扒开上面的吃食,取出信封,指尖的镯子对着封口又是一划。

  抽出粉红的通知书,粗略一扫上面的钢印,小蔓儿当场就兴奋地学苏联电影里的女主角,对着上面的空白处亲了一口。

  “大理三月好风光哎,蝴蝶泉边好梳妆,蝴蝶飞来采花蜜哟,阿妹梳头为哪桩?”心情甚好地将通知装进信封,小蔓儿一边展开信纸,一边哼着歌儿娇俏地对何绍辉歪了歪头。

  何绍辉收回落在信封上的目光,头一扭,心情复杂地看向了别处。

  小蔓儿双眸一暗,随之笑着感叹道:“唉,真不容易!为了参加省外贸局的这次招工考试,光一门英语,我头发都不知道熬掉了多少;为了训练口语,爷爷把家里的谷子都卖了,就为了凑钱帮我买一台收音机……”这会儿的收音机,偶尔能收到国外的某个英语频道。

  半天得不到回应,小蔓儿失落地抿了下唇,低头看向手里的信,刚看了两行,脸上的血色便一寸寸褪去,捏着信纸的手轻轻地颤了起来。

  “绍辉哥,”女孩苍白的脸上满是无措,双唇哆嗦道,“我妈把我的工作给她继女了。”她想着来回车费不便宜,妈妈在省城,离外贸局也不远,便请她帮忙去取了下通知书。

  不会的,不会的,妈妈不会这样对她的……

  小蔓儿慌乱地打开信封,抽出通知书,看着录取后面的人名,心头发冷,犹如置身在数九寒天的冰窟。

  为了这份工作,老校长和公社的王叔叔帮她跑了一趟又一趟,才为她争取了份参考名额。

  听到她考了满分,老校长兴奋地吹响了放置几年的竹瑟,王叔叔花了半月的工资,给她买了支钢笔,爷爷高兴地当晚喝了二两米酒,奶奶喜笑颜开地熬夜绣了大半月,为她做了新挎包。

  小蔓儿一颗心又酸又涩,委屈得泪水在眼眶里打转,她就不明白了,人家妈都是盼着闺女好,她妈怎么就那么不一样呢?

  “什么她继女,”何绍辉面色冷沉道,“那是你姐!”

  “你还凶我!”泪水成串地滑落,女孩哽咽地捏着信封、信纸,浑身绷得似一张拉满弦的弓。

  半晌,小姑娘恨恨地一抹眼泪,下巴轻抬,往日如水洗的清澈双眸被愤怒、无力、悲哀与凄凉填满,充斥在心间的怒火几欲将她焚烧成灰:“偏心!你们都偏心,为了她,妈从不让我去省城的家里,怕我招她不开心!怕我跟她争吃争穿!怕我学习压她一头!你也是,怕我跟她争小学教师的名额,设计让我嫁给一心只有她的宋逾,你们没一个好人!我恨你们!我恨你们!”

  话音一落,小姑娘一头冲进了山林。

  何绍辉被她满眼的恨意震得呆立当场,随之心头一惊,不好,她怎么知道他们设计她了?

  想到她爷爷,护短的大队长,何绍辉忙拔腿追了上去:“李小蔓,你胡说什么,谁设计你了。站住!把话说清楚……听到了没有……”

本文每页显示100行  共119页  当前第1
返回章节列表页    首页  1/119  →  下一页    尾页  转到:
小提示:如您觉着本文好看,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←或→快捷地打开上一页、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。
也可下载我的知青丈夫被古代来的将军穿了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,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!遇到空白章节或是缺章乱码等请报告错误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