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小说网
最新小说 | 小编推荐 | 返回简介页 | 返回首页
(好看的架空小说,尽在久久小说网,记得收藏本站哦!)
选择背景色:
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浏览字体:[ 加大 ]   
选择字体颜色: 双击鼠标滚屏: (1最慢,10最快)
本宫不可以_分节阅读_第1节
小说作者:布丁琉璃   小说类别:历史架空   内容大小:368 KB   上传时间:2021-05-03 20:55:49

==========

《本宫不可以》

作者:布丁琉璃



  VIP作品推荐:一桩别有居心的谋逆案,一段预预知未来的梦境,将三公主纪初桃和桀整不列的少将军祁炎绑在了一起。为顺应应梦中预示解救祁炎,纪初桃在生辰宴上谎称“喜欢祁将军那样的”,结果当晚,两位姐姐便将祁炎从死牢中捞了出来,打包送到了纪初桃身边。自此身份悬殊的两人开始了互相试探、见招拆招的日子……然而植着两人感情的推进,一桩桩事件也接踵而来。本文感情极其细腻,男主强势深情,互动由浅入深,甜而不腻,将两人间的张力与心动动娓娓道来。

==========



第01章 惊梦 纪初桃总算看……

  正值午后,秋意缱绻,连阳光也变得慵懒。

  永宁宫偏殿内,十五六岁的少女坐在窗边书案后,身上披着一层柔软的暖阳,浅淡的金与衣裳的红交织,明丽无双。

  她垂眼端详着面前一幅未完成的画像,画的是个一身婚袍的颀长男子,身姿气度皆是不凡,可偏偏没有画上五官。执笔之人踟蹰半晌,似是不知该如何落笔。

  大宫女挽竹捧着新鲜的糕点果子入殿,见到自家公主对着一幅画像冥思苦想,不由笑道:“殿下怎的又在画这个男子?莫非,又做那些怪梦啦?”

  纪初桃从怔愣中惊醒,欲盖弥彰地伸手去捂画像,然而为时已晚,泄气道:“挽竹,你走路没声响的么?吓死本宫了!”

  挽竹是纪初桃的贴身宫婢,感情甚笃,自然知道主子近来怪梦频发,总是反复梦见新婚之夜的场景,少说得有七八次了,诡异得很。

  “明明已经服过太医开的安神丸了,怎的还会做这种梦?”挽竹眼珠一转,想到什么似的,凑上前神神秘秘道,“依奴婢看,这梦兴许是上天给殿下您的启示呢!咱们三殿下长大了,是该招个英俊贴心的如意郎君出降啦!”

  纪初桃的脸倏地浮上一层绯红,当真人如其名,像是初熟的蜜桃般粉嫩可人,羞恼道:“你这张嘴,越发没规矩了,当心罚你月钱!”

  挽竹忙不迭讨饶,又看了眼那画像,忍不住问道:“可是殿下,这些画像为何不画上脸呢?奴婢也想知道,殿下的梦中情郎是何模样呢!”

  “你以为本宫不想知道么?”一说起这事儿,纪初桃就有些怅然若失。

  她从未见过梦中的驸马是何容貌。

  每次她梦见自己大婚的场景,都只能隐约看到驸马那高大矫健的身影立于纱帘之后,还未等纱帘彻底挑开,梦境便戛然而止了。

  正出神,忽见殿外值守的宫婢前来禀告道:“殿下,秋女史求见。”

  秋女史是大公主身边的贴身女官,常替大公主传令,纪初桃一见到她那张不苟言笑的脸,便知多半无甚好事。

  秋女史入殿行了礼,视线无意扫过书案上铺展的宣纸,看到画中所绘竟是个男子,不由一愣。

  大姐心思深沉,若是被她知道自己在画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怕是又要啰嗦……思及此,纪初桃忙用摊开的书卷挡住了那幅画。

  好在纸上刚画出身形和面部轮廓,便是瞧见了,也辨别不出什么。

  “大姐让你来的?说罢,又有何事吩咐。”纪初桃问。

  秋女史敛目,以公事公办的口吻道:“大公主殿下有令,三日后宫中设宴为北疆归来的主将接风洗尘,还请三公主一同赴宴。”

  “我不想去。”纪初桃孩子气地护着那幅画,意兴阑珊道,“有大姐和二姐在便足矣,本宫去作甚?”

  侍奉纪初桃的人皆知,她有些轻微的脸盲,见过几次的人也未必能将他的的脸与名字对上,偏生宴会上总少不了虚与委蛇的那一套,酬酢往来令人头疼。

  秋女史仿佛看穿了她的想法,古井无波道:“大公主说了,此次宴会事关国运,三公主作为帝姬,代表的是天家的颜面,不可龟缩推卸,落言官口舌。”

  纪初桃轻哼一声:“这番话到底是大姐的意思,还是秋女史你的意思?”

  秋女史向来知道,三公主秉性天真,待她便不如其他两位长公主恭谨,如今被她一语说中要害,顿时变了脸色,忙跪拜辩解:“奴婢只是替大公主传话,若有得罪三殿下之处,还望殿下海涵。”

  纪初桃也不打算为难她,便道:“算啦,反正大姐都替我决定好了……秋女史还有事?”

  秋女史一顿:“无事了。”

  说罢不敢再继续窥探画像之事,行了礼,便敛声退出殿外。

  纪初桃叹了声,抻了抻手臂道:“宫宴繁冗,最是麻烦了。”

  挽竹知道她在愁些什么。

  有两位叱咤风云的姐姐压在上头,纪初桃的存在便显得如此微不足道,难免会被人拿来比较。

  不多时,尚服局差人将宫宴上需穿的礼衣送了过来,依旧是茜色绣金的织霞衣,艳而不俗,很衬纪初桃那张秾丽精致的脸。

  “衣裳都准备好了,大殿下做事还真是雷厉风行。”挽竹接过轻软精致的织霞衣,挂在黑檀木的衣架上,一点点抚平每一寸衣褶。

  纪初桃单手撑着下颌,从还未画上五官的画像后抬起眼来,扫了眼木架上的工整礼衣,的确极美极庄重。

  人人皆知纪初桃是个富贵闲人,没有弄权之心,故而除了必要的祭祀或琼林御宴,大姐鲜少勒令她露面,怎的这次她就非去不可?

  纪初桃忍不住好奇道:“这次得胜归朝的是何人,竟能让大姐以御宴相待?”

  挽竹讶异道:“镇国侯家的祁小将军,殿下不知?”

  “好像听过。”纪初桃思索了片刻,皱眉道,“是那个反贼招安的镇国侯祁家?”

  “虽说祁家曾是北疆枭雄,后来才被先帝招安,但那都是以前的事啦!现在的祁家可是咱们大殷的猛将呢,尤其是镇国侯老爷子的嫡孙小祁将军,比当年的镇国侯有过之无不及,这场御宴便是为他庆功的。”

  挽竹整理好礼衣,笑道:“听说今日祁小将军入城,百姓倾城而出,夹道欢呼,都快将皇都街上的青石砖给踏破了。殿下可要去看看热闹?”

  纪初桃喜欢宫外的热闹,又嫌出行妆扮麻烦,挣扎片刻,终是摇了摇头:“罢了,太吵。能让京都百姓倾城拥簇,这祁小将军的阵仗未免太大了些。”

  挽竹倒也赞同:“祁小将军十六岁便能镇守边关,入关三年,便连克北宋十一座城池,是百是咱们大殷百年难遇的将才,虽说年少张扬……但他往年甚为低调,得胜归朝时也不似这般大张旗鼓,这般大动静还是头一遭。”

  纪初桃并不关注这些,随口道:“月盈则亏,我看这般排场,对那位祁将军而言未必是好事……”

  挽竹一惊,再看纪初桃,她已将刚刚的话抛却脑后,拿起画像吹干墨,对着光端详许久,还是想不出梦中那人的轮廓像谁。

  挽竹观察许久,凑过来出馊主意:“可要奴婢命人将此画拿去临摹个百十份,张贴于城门口?今日人多,兴许能有人认出殿下所思之人呢。”

  “这事怎能招摇?若是大姐二姐知晓,又要说本宫不务正业。”

  纪初桃瞪了坏笑的挽竹一眼,将画像卷好随手插在一旁瓷缸中,缸中已经插了一堆的画卷,俱是那未来得及画脸的高大男子。

  话虽如此,但到底勾起了纪初桃压抑的好奇心。她朝挽竹勾勾手指,眨着眼道:“但是,可以偷偷去查,别让大姐知晓。”

  挽竹“噗嗤”一笑,挨过身来:“若是查到真有此人,殿下打算如何?”

  “这个嘛,”纪初桃托腮想了会儿,抿着唇道,“若是才貌双全,温润知礼也就罢了,若是……”

  “若是个军营莽夫呢?”挽竹坏笑道。

  纪初桃伸指在挽竹腮上戳了戳,佯嗔道:“你怎么不盼着我点好呢?若是个莽夫……没可能,本宫才不喜欢这种人呢!”

  月色西斜,一地清霜。

  纪初桃睡得不甚安稳,又做起了那个怪梦。

  梦中是自己出降大婚的场景,许是被绣金团扇遮面的缘故,视野蒙着一片模糊如雾般的浅红,只依稀记得自己身处的寝房比永宁宫寝殿还要宽敞富丽,而她端坐在锦绣堆成的喜床之上。

  她所嫁之人必是位高权重,显赫无双。

  朦胧的光影摇曳,梦里的时间仿若没有尽头,不知过了多久,寝房的门吱呀一声被推开,有人走了进来。

  来人步履沉稳,在寝房月门的纱帘后停下,笔挺凌厉的身影打在微微鼓动的薄纱上,如同一座无法逾越的高山。

  纪初桃忍不住心跳加速。

  她不知梦里的自己为何如此紧张,颤巍巍抬眼望去,男人抬手慢慢挑开了薄纱……

  若是往日,梦到此处就会惊醒。

  但今日似乎有所不同,梦还在继续。

  撩起的纱帘后,先是露出男人踏着战靴的笔挺双腿,再是玉带勾勒出过于矫健的腰肢,那是常年习武才有可能练就的身形。接着便是宽阔的胸膛,微凸的喉结和干净分明的下颌线,再然后……

  男人走至榻前俯身站定,伸出一只骨节分明的手,取走了纪初桃遮面的团扇。

  朦胧消散,视野清晰,纪初桃总算看清楚了这位梦中夫君的脸。



第02章 宫宴 纪初桃撞进一……

  “殿下可知,我等这日等了多久?”

  陌生且冷俊的男人欺身靠近,将她整个儿笼罩在阴影之下,身形极具压迫,带着薄茧的指腹轻轻抚过她轻抿的唇瓣,而后他将一块冰凉的物件挂在了她的脖子上。

  纪初桃被冰得脖子一缩,低头一看,原来是块罕见的墨玉:约莫两指余宽,刻着狰狞古怪的兽纹。

  “此乃我随身玉佩,意义非凡,赠与殿下。”男人与她五指紧扣,低哑的嗓音极具侵占欲,“从今往后,殿下便是我的人了……”

  ……

  午后静谧,纪初桃坐在书案后,忽的用力甩了甩脑袋,试图将脑中那些奇怪的画面甩走。

  然而着魔似的,那低沉有力的男音犹在耳畔,纪初桃甚至能回忆起梦境里他凑近时温热的呼吸,羞得她不得不用书卷挡住燥烫的脸颊,只露出一对绯红的耳尖。

  太诡异了!

  这次不仅又梦见了与自己大婚的那个男人,还有鼻子有眼,就像真实存在的一样……实在匪夷所思!

  “殿下,殿下您怎么啦?”

  挽竹不知何时进了书房,跪坐一旁奇怪道:“怎么神情恍惚的?唤您好几声了,也不见回应。”

  说罢,看见纪初桃半埋在书卷中的绯红脸庞,挽竹一惊,忙用手去探她额上的温度,“殿下的脸怎么这么红?莫不是风寒了?”

  “本宫没事,天气太燥热了。”纪初桃绝对不会将昨晚的梦告知宫婢的,若是说出来了,被她们取笑不说,还要喝那些苦得嗓子紧的安神汤静心。

  “热么?今晨起来还打了霜呢。”挽竹打开了窗,奉上茶水,想起正事来,便禀告道,“方才大公主那边派了人过来,说是请殿下移长信宫一叙。”

  “大姐让我过去?”纪初桃清醒了些许,从书卷后抬起一双玲珑眼,“可有说是何事?”

  挽竹摇头道:“来的人只说大公主召见,并未提何事。”

  多半是为明日宫宴之事,对她耳提面命几句,毕竟大姐总是将天家威仪看得比什么都重。

  纪初桃并未多想,道了声“知道了”,便稍稍定神,让宫婢准备更换出门的衣裳。

  长信宫还是这般富丽庄穆。

  正殿阶前,不断有内侍捧着成堆的奏章书表鱼贯出入,俱是垂首敛息,不发出一点儿声响,肃然得仿佛连空气都停滞下来。

  纪初桃也情不自禁收敛神容,让贴身宫婢和近侍都在外候着,独自入了殿。

  轻薄如雾的纱幔被宫婢层层撩开,堆砌如山书案后,一名身穿朱红圆领常服的小少年正咬着笔杆冥思苦想。

本文每页显示100行  共101页  当前第1
返回章节列表页    首页  1/101  →  下一页    尾页  转到:
小提示:如您觉着本文好看,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←或→快捷地打开上一页、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。
也可下载本宫不可以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,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!遇到空白章节或是缺章乱码等请报告错误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