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小说网
最新小说 | 小编推荐 | 返回简介页 | 返回首页
(好看的架空小说,尽在久久小说网,记得收藏本站哦!)
选择背景色:
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浏览字体:[ 加大 ]   
选择字体颜色: 双击鼠标滚屏: (1最慢,10最快)
珍馐娇娘(锦宫春浓)_分节阅读_第1节
小说作者:鹊上心头   小说类别:历史架空   内容大小:514 KB   上传时间:2021-05-02 23:45:15

===========

《珍馐娇娘》

作者:鹊上心头



  作品简评:

  身为御膳房宫女,姚珍珠乐天知命。她勤快低调,干活不挑,只等到了年纪被放出宫去,与家人团圆。然而这天她做了一个梦,梦里总管问她:“花房缺一个管花的宫人,太孙殿下缺一个侍寝的宫女,你选哪个?”她自然选了前者,然后当天就因为两宫相斗而丢了性命,做了花下泥土。再次醒来,总管仍旧坐在她面前:“愿不愿意——”姚珍珠头如捣蒜:“我愿意!”本文文笔优美,细水长流,感情真挚动人,是一本双向救赎的佳作。

===========




第1章 我愿意。

  雪落了一整夜。

  扑扑簌簌,凛凛冽冽。

  姚珍珠早晨醒来的时候,鼻头都是红的,她艰难从被窝里伸出手,捂着冰冷的鼻尖发呆。

  她又做了那个梦。

  “珍珠,怎么了?”身边的阮玲儿也醒来,问她。

  姚珍珠摇摇头,一边穿衣一边笑着说:“没什么,就是有些冷。”

  是啊,眼看就要过年,宫里一日比一日寒冷。

  御膳房宫女都住在东三所倒座房里,夜里的火炕只够烧半个时辰,到了后半夜就不热了,早起冻得手脚冰凉。

  阮玲儿叹了口气,小心翼翼看了姚珍珠一眼,低声念叨:“可惜赵大人出宫了。”

  姚珍珠顿了顿,微微眯了眯眼睛,脸上笑出一朵月牙儿。

  “出宫了好呀,”她一边搓热手心,一边轻快地说,“师父早就想出宫了。”

  阮玲儿没说话,目光里却都是怜悯。

  姚珍珠瞧见了,依旧笑得满面欢欣,似乎根本就不往心里去。

  她们这倒座房里的都是一等宫女,因此只住了四个人,另外两个昨日值夜,屋里此刻便只阮玲儿和姚珍珠两人。

  阮玲儿见她一边用冷水净面一边哼着小曲,忍了半天,还是没忍住问她:“你大师兄这样,你……”

  姚珍珠正往脸上涂雪花霜,似乎没听见她的话,只说:“哎呀,这盒雪花霜还有不少,能用过这一冬,真好!”

  她们常年在御膳房做活,整日里摆弄盆碗,冬日里很容易冻伤,因此每季每人按例都能领一盒雪花霜。

  寒冬早晨的倒座房冰冷刺骨,上差的时辰又要到了,阮玲儿便没再多言。

  两人手脚麻利地净面更衣,换上长信宫宫女冬日里惯常穿的藕荷色窄袖袄裙。因着料子不好,颜色也略显暗沉,年轻貌美的小宫人一下子就长了两岁,瞧着寡淡了不少。

  两个人更衣打扮完,一起站在木门前,对视一眼。

  姚珍珠深吸一口气,一脸严肃:“准备好了吗?”

  阮玲儿沉声道:“准备好了。”

  姚珍珠点点头,一把推开了房门。

  呼啸的北风一下灌入倒座房里,把倒座房里存了一整夜的热意全部吹散。

  姚珍珠没站稳,往后退了半步,用了好大的勇气,才拉着阮玲儿出了房门。

  此刻刚刚卯时正。

  星夜未散,天光熹微。

  云层遮住了早起的朝阳,大地依旧笼罩在沉沉的暗夜之中。

  整个长信宫好似还在沉睡。

  只有东三所御膳房这里,有些人声喧闹,但若仔细去听,却又隐隐约约,听不到确切的话语。

  寒冷的风如同刀子割在脸上,姚珍珠憋着口气,跟阮玲儿低头快步往前走。

  好不容易从长巷拐入御膳房前的东三长街,风儿这才被拦在高大的宫墙之外,只能隐约听到呼啸声响。

  姚珍珠这才松了口气,脚下步伐更快。

  就在这时,几个瘦小的身影出现在长街尽头。

  那是昨夜里看守水房的值夜宫女。

  姚珍珠跟阮玲儿快步走着,很快就看清同屋的王婉清和张红云的身影。

  她们这四个人都是一等宫女,前头几个刚入宫的小宫女瞧见了,立即冲姚珍珠她们行礼。

  “姐姐安好。”

  姚珍珠笑着点头,刚要同王婉清两人打招呼,就被她一把扯住了手。

  可能是因为熬了一夜,她脸色很难看,显出了些许青白之色。

  姚珍珠关心问:“怎么?”

  王婉清看了一眼身后默不作声的张红云,又看了满眼好奇的阮玲儿,扯着姚珍珠走远几步,才开了口。

  “你还能联系上你师父吗?”

  姚珍珠道:“我同师父说好,每季都要给她写信,她刚出宫,自然还没来得及写。”

  王婉清皱起眉头。

  她是四人里年纪最大的,如今已经二十三,再过一年便可出宫,对于四人中年纪最小的姚珍珠一直颇为照顾,很有些大姐姐的架势。

  姚珍珠握住她的手,感受到她手指尖的冰冷,便用力握住,想帮她取暖。

  她的手很小,很软,并不怎么温热,却依旧温暖了王婉清的心。

  王婉清心中一紧,再也顾不上那么多,低声道:“你今日一定要躲着温公公,万不可被他叫走。”

  温公公?

  姚珍珠目光微闪,一下子想起这几日接连的梦境,她心跳如鼓,却并没有自己以为的那么紧张。

  若梦境当真,预示着她所要面对的未来,那么她只要遵从指引,应当便不会走错。

  思及此,姚珍珠捏了捏王婉清的手:“姐姐放心,我心里有数,若只是要刁难我,也不过忍忍就过去了。”

  王婉清脸色依旧不好看。

  她张了张嘴,最后还是叹了口气:“是我没本事。”

  她也不过只是个一等宫女罢了。

  姚珍珠拍了拍她的手,低声安慰两句,让她跟张红云赶紧回去歇下。

  这边厢,阮玲儿赶上来,两人继续往御膳房赶去。

  待到了御膳房,姚珍珠正要去自己当差的白案房,就听一道尖刻的嗓子响起:“哎呦呦,这不是咱们赵大人的爱徒吗?”

  姚珍珠脸不红,气不喘,依旧淡定,她拍了拍阮玲儿的肩膀,让她自去当差,自己则回过头来,定定看向温加官。

  温加官是御膳房的副监正,专管白案房和甜果局,也就是说,他是姚珍珠的顶头上司。

  见了他那张如同马儿一样的瘦长脸,姚珍珠笑得一脸灿烂:“温公公,这大清早的,您受累。”

  温加官站在白案房的屋檐下,手里抱着小巧的铜手炉,身上穿着夹棉的袄子,倒是一点都不觉得冷。

  他冷冷看着脸蛋冻得通红的姚珍珠,冷声道:“姚宫女,你师父出宫了,如今这白案房的话事人变成了咱家。”

  姚珍珠快走两步,直接挤在他身边。

  白案房里温暖的炉火一下子驱散了外面的寒风,姚珍珠舒服地叹了口气:“是啊,是您。”

  温公公只觉得一拳打在棉花上,他挑了挑三角眼,瞥了一眼身边的小宫女。

  不得不说,姚珍珠长了一张让人过目难忘的桃花面。

  她身量不高不矮,身形却异常纤细消瘦,穿着略显臃肿的宫装,也难掩其俏丽颜色。

  她生了一张巴掌大的瓜子脸,下巴尖尖细细,嘴唇小小的,如同春日里的梨花花瓣,未语三分笑。

  再往上看,便是娇俏的鼻尖和妩媚多情的美目。

  她今日只梳着宫女一贯的桃心髻,简单大方,却显得更为俏丽可爱。

  这个长相,在御膳房算是埋没了。

  温加官蓦地笑了起来。

  此时朝阳未出,天色沉沉,宫灯幽幽亮着,照得他面目狰狞,仿若地狱来的恶鬼。

  然而姚珍珠就那么挂着笑脸,认真盯着他看。

  温加官问她:“姚宫女是原先赵御厨的关门弟子,可如今赵御厨出了宫,姚宫女便只能在白案房做些杂活,实在是埋没了。”

  姚珍珠年纪轻轻,入宫才不过四五年光景,她一无资历,二没伺候贵人,能以十七八岁的年纪直接当上一等宫女,全赖她有个好师父。

  原来赵御厨还在的时候,姚珍珠在御膳房那叫一个风光,现在人走茶凉,还要被个阉人挤兑。

  不过,他这阴阳怪气的劲儿,姚珍珠一点都不往心里去。

  她只是笑:“能为贵人们操办白案,是奴婢的福气,做什么活都是一样的。”

  温加官立即尖着嗓子道:“哎呦喂,这感情好,你是个懂事的孩子。”

  他说话仿佛唱戏,那音调抑扬顿挫的,听得人头皮发麻。

  姚珍珠没吭声,只听他继续道:“你师父离宫的时候,嘱托权御厨和咱家照顾你,这几日咱们思来想去,确实不能让你再在御膳房吃苦受累,做这伺候人的活计。”

  姚珍珠心中一跳,昨日里的梦境再度跳回心口上。

  她面不改色,端着乖巧笑容,认真听着温加官的话。

  温加官睨她一眼,吊着嗓子说:“咱家这里特地给你寻了两个好差事,往后都是享福的命。”

本文每页显示100行  共192页  当前第1
返回章节列表页    首页  1/192  →  下一页    尾页  转到:
小提示:如您觉着本文好看,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←或→快捷地打开上一页、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。
也可下载珍馐娇娘(锦宫春浓)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,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!遇到空白章节或是缺章乱码等请报告错误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