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小说网
最新小说 | 小编推荐 | 返回简介页 | 返回首页
(好看的玄幻小说,尽在久久小说网,记得收藏本站哦!)
选择背景色:
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浏览字体:[ 加大 ]   
选择字体颜色: 双击鼠标滚屏: (1最慢,10最快)
法爷永远是你大爷_分节阅读_第1节
小说作者:翔炎   小说类别:玄幻小说   内容大小:2.03 MB   上传时间:2021-05-03 20:34:52

=============

《法爷永远是你大爷》

作者:翔炎


  文案:

  明明说是潜行式虚拟游戏,却是一个有灵魂的世界。

  明明法师是前期最弱的职业,但成长起来的主角,却能压着其它职业打。

  明明是游戏,但成为了大魔法师后,主角却在现实中,也能用咒语凭空搓出了小火苗。

  这游戏是什么鬼!


  作者自定义标签 恶搞 练功流 轻松

=============



第1章 爆头了(修)

  没有见过的天花板。

  罗兰睁开眼睛,看到自己的头顶斜上方,是一尊巨大的女性石像,黑色的岩质表面,似乎有淡淡的绿光流动,但仔细一看,却什么也看不到。

  他坐起身来,发现自己刚才躺在一块青色石台上,有点像是中世纪献祭用的仪式台,表面冰冷而粗糙。

 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奇特的香味,他向周围看了看,发现自己后方不远处的女神像下,烧着一束古怪的草料,看着有点像是艾草,但叶子边缘处,却又多了些锯齿。

  等等……味道?

  真的有味道?还有触感?罗兰再次摸了一下祭祀台,感觉其表面的粗糙和冰凉,再用力嗅了嗅,这下子不但闻到了草料燃烧的古怪香味,也嗅到了空气中石材建筑,微涩的石辛味道。

  真的是虚拟网游,而不是被催眠了?而且如此真实……罗兰看着自己的双手,洁白而纤细,很符合施法者的形象。

  他再掐了掐自己的手臂,有痛感……不过不明显。这也不奇怪,毕竟在进入游戏前,官方公告上已经说过了,游戏中的痛感,只有现实中的十分之一。

  罗兰在石台上站了起来,看着周围,这是一间石质建筑,女神像,祭祀台,前面还有数排整齐的石椅,从布置和摆设来看,这里应该是间小教堂。

  从祭祀台上跳下,罗兰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身体,穿着一套灰褐色的麻布衣,十分粗糙,硌得身体很是不舒服。脚上穿了双难看的麻布鞋,鞋底极薄,踩在地面上,能感觉到石冰凉而刺骨。

  很真实……罗兰叹了口气,抚摸着祭祀台,真真切切的石质手感,指尖能抚摸到石材表层的颗粒,和现实没有任何区别。他没有想到,游戏真和企鹅公司宣传的那样,是真真实实的虚拟游戏,而不是那种欺骗感官的VR劣制品。

  什么时候我国也有这种夸张的黑科技了……而且还是企鹅公司第一个应用到游戏中来。罗兰心中感叹万分,五万元钱的虚拟舱,没有白买,确实值得。

  他正打算继续观察一下周围的环境,以及适应一下自己的新身体时,教堂老旧的木门打开了。

  朽木吱吱呀呀的声音中,一位佝偻着腰的老人走进来,他的眼眉是白色的,很长,斜垂到削瘦的脸颊边上,眼皮搭耸得快要盖过眼瞳珠子,他还穿着白色的长袍,袍子的中间,绣有青色的大树标志。

  罗兰在进入游戏前,去官网恶补过这个游戏世界的基础知识,如果没有记错的话,这身衣服是生命神教的制式服装,一般只有生命神殿的牧师才会穿。

  这老人见到罗兰,先是吃了一惊,而后露出释然的神色。

  短短的一个表情变幻,无论是脸颊上的肌肉动作,还是自身的眼神,都和真人无异,根本不像是游戏的NPC。

  以往的VR游戏,人物做得再真实,表情变化一直是NPC行为中的硬伤,就算使用了肌肉纹理捕捉,NPC的表情再怎么丰富,在进行表情切换时,都会给人一种恐怖谷的感觉。

  但现在,罗兰却觉得自己遇到了真人……不会是其它玩家吧。

  很快他就否定了这个想法。他是第一批进游戏的,玩家不可能这么快就成为一名牧师,而且最重要的是……玩家只能以年轻人类的形象进入游戏,眼前的是一名垂暮之年的老人家。

  但对方太像真人了,就算对方没有说话,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自己,罗兰都觉得对方是个真人。

  眼神,站姿,眨眼时肌肉扯动的皮肤紧凑感,老人斑,发黄且已经显得没有多少水份的皮肤,甚至还能看到老人家太阳穴那里,因为血液的流动,而隐隐跳跃着。

  罗兰不是什么游戏制作方面的专业人员,但他玩过的游戏很多,从当年的吃豆人,一直到现在的精品VR游戏,即使现在的游戏,已经能把NPC的外表做得栩栩如生,但依然缺少最关键的内在。

  灵魂!

  这老人家光是站在那里看着,就给人一种活人的感觉,拥有灵魂的活人,而不是披着拟人外皮,冷冷冰冰的数据NPC。

  这个是引导NPC?游戏官网上没说有引导NPC啊……抱有疑惑的罗兰主动向对方搭话:“老人家你好,这里是什么地方?”

  对面的老人听到罗兰说话,愣了一会,而后他也摆摆手,缓缓吐出一段罗兰没有听过的语言。

  即使听不懂,但罗兰却可以从对方的神态中听出对方话中的意思,肯定是这样: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!

  我去!罗兰觉得牙痛,然后内心就骂起了游戏的制作公司,他们也太追求完美了吧,还真为这个世界的NPC设置了不同的语言?如果游戏官网的介绍没有出错,这个游戏世界有数十个人类国家,数十不同的种族,如果每个国家,每个种族都有自己的语言,那么这工作量到底有多大?

  如果真是这样,什么暴霜游戏公司,什么碧孕游戏公司,在大企鹅面前,都是瑟瑟发抖的小萌新啊。

  内心骂归骂,罗兰倒是想到了个法子,他记得自己在创建游戏人物的时候,预先给自己学习了一个二级魔法:通晓语言。

  因为以前他玩过很多沙盒游戏,在游戏中,明明大家都是使用同种语言和文字,但因为游戏设定的关系,游戏中不同国家,或者不同阵营的玩家在交流时,如果没有懂得对方国家的语言技能,或者没有通晓语言类技能,那么看到的文字会变成乱码,听到了声音也会变成‘哔哔哔’这样子。

  丰富的游戏经验起到了作用,这让罗兰大呼走运,他在内心中呼出系统,一开始还有点生涩,毕竟虚拟游戏和VR游戏有些不同,但很快他就驾轻就熟地找到了魔法书选项,打开了里面的魔法技能,找到通晓语言,用意念锁定了下去。

  而后眼前出现了一幅奇怪的数线图,上面有很多蓝色的节点。

  有个类似起始点的蓝色节点开始发亮,而后迸发出一道红光,射向另一个节点。速度很快,就在转瞬之间。

  这是施法路线图?

  罗兰正想到这可能性的时候,却看到两个节点之间的红色丝线突然抖动起来,而后震动的频率越来越快。随着振动的速度越来越快,罗兰感觉到自己的脑袋越来越痛。

  发生了什么事情?

  罗兰玩游戏二十年,但玩虚拟网游还是第一次,根本没有任何经验,遇到这种事情,也不知道如何处理。

  数秒后,红线终于在激烈的震动中断掉,此前罗兰的脑袋已经痛得像是被针刺入了头皮一般,让人有些难以忍受。

  就在红线断掉的一瞬间,罗兰的意识被弹出游戏的身体,而后他就惊讶地看到,啪地一声脆响过后,自己的游戏人物,脑袋爆开了。

  无头的尸体重重摔落在地上,满屏的‘马塞克’飞溅得四处都是。

  罗兰的意识就像灵魂一般的透明状,站在尸体的旁边,他满脸因为太过于惊讶,而变得麻木,不知道如何反应的表情。

  老人家的头发上,脸上,衣服上,沾满了‘马赛克’,张开着没有几颗牙齿的老嘴,一脸蒙逼。



第2章 吾有大鱼,其名为鲲

  法尔肯是红山镇,生命神殿教堂中唯一的牧师。

  他年青的时候,也曾当过两年多的佣兵,四处闯荡,虽然之后就一直待在红山镇这里生活,但怎么说也算是见多识广的人。

  可今天,他觉得自己还是太孤陋寡闻了,实在没有想到,现在居然有了新的自杀方式,魔法反噬直接爆自己的头,如此精准的中心点爆破,说出去,绝对没有一个施法者会信。

  法尔肯好不容易才合上自己的老嘴,这个突然出现在自己神殿的青年,应该就是前几天神谕中所说的,今天会降临的,不死不灭的黄金之子,神谕说,他们死亡一段时间后,会从神殿的祭祀台重新出现。

  但万一不是呢?毕竟全世界如此多的生命神殿,数量有限的黄金之子不一定会降临到自己的教堂。现在自己该如何处理这具无头尸体,又该如何清理这片仿佛凶杀案一般的现场。

  自己在红山镇当了几十年的牧师,好不容易积累了足够的人望,现在快要入土了,却出了这么档子的事情。再过会就是镇子里固定的祷告时间了,等村民们过来,看到自己满身鲜血站在教堂里,然后地上还有一具无头男尸……

  他能想像村民们会脑补出什么样的离奇情节!

  生命神殿花了几十年的时间才在这座村子里站住了脚,要是因为这件事情,出现信仰滑坡的问题,那自己过段时间,该如何去面对女神的召唤。

  法尔肯觉得极是头痛。

  正所谓,怕什么就来什么。法尔肯身后的木门被推开,一个胖大婶抬腿正要走进来,看到眼前恐怖的一幕,吓得大嚎一声,声音颤抖地就像是歌唱家开了震腔。而后看到满脸脑浆和血污的法尔肯再转过身来,她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。

  “苏姗,你不要害怕。”法尔肯看着对方,看着异常可怕:“我是法尔肯,这事……”

  “什么,你是法尔肯牧师啊。”出乎意料的是,一听到对面的人是法尔肯后,这名叫做苏姗的胖大婶立刻不怕了,她哗地从地上跳了起来,看了一下那罗兰那具无头尸体,大骂:“老牧师,是不是教堂进贼了,杀得好……你等等,我现在就去叫人帮忙。该死的毛贼,居然偷到老牧师这里来……”

  她骂骂咧咧地就走出房门,然后对着外边大喊道:“快来人啊,有人在教堂里偷东西,被老牧师干掉了,你们快来帮忙处理尸体。”

  听到外面彼起此伏的惊叫声和喝应声,法尔肯咧嘴笑了笑,浑浊的老眼中有许些泪光闪动。

  没过多会,一大堆人就挤了进来,几乎全是成年男子,小孩子多半是被挡在外边了。这群人进来看到教堂中的惨状,先是吸了口冷气,然后大骂这个闯进教堂的小贼死得活该,他们根本没有怀疑法尔肯是行凶杀人。

  这些人凑着一合计,有人出去弄清水进来,准备清洗堂,有人说要去弄块大麻布过来,把这具尸体给抬走烧掉。

  更多的人聚在老法尔肯的身边,七嘴八舌地询问着他,有没有受伤,关怀之情,跃然而起。有人甚至不顾那些恶心的脑浆,正在用手帮他擦掉衣服上的血污。

  这些人,包括老法尔肯在内,根本没有看到,罗兰的意识体一直待在他的‘尸体’旁边,确切地说,是他们看不见,正处于意识体状态的罗兰。

  刚才罗兰被其如其来的疼痛给吓了一跳,现在缓过神来,他确认了一件事情,自己的游戏身体因为施法不当,被魔力反噬,而后脑袋爆炸挂掉了。

  这可能是他自己见过的,最奇葩的死法之一。若是这事发生在其它玩家身上,他多半是要笑得眼泪都要掉下来,但发生在自己的身上,只能45角仰望天空,悲伤逆流成河了。

  怪不得游戏官网上的推荐指数显示,魔法师难度为十星。所有职业推荐中,最高的难度指数。而同为施法职业的术士,以及牧师,难度指数才为五星。

  罗兰回忆了一下自己在进入虚拟世界前看到的‘游戏须知’,当玩家挂掉后,只要意识体找到生命神殿的教堂,平躺到祭祀台上,数秒钟后即可复活。

  他看了一会在自己‘尸体’旁边忙活的人群,意识体的状态下,他只有普通的视力,而且没有嗅觉,没有味觉,连触觉都没有,在这种奇妙的‘失觉’环境中待得久了,便会有种心慌慌的恐怖感。

  他赶紧转身爬上祭祀台,平躺下来,又看到了女神像的石质长裙。

  当然,没有什么蕾丝边之类奇妙的玩意可看,就是简单的石头构造平行层,一点意思也没有。

  就在罗兰胡思乱想的时候,两道绿光从女神像的双眼中迸发出来,照在他的意识体上。

  意识体变得暖洋洋的,有股奇特的能量开始在他的意识体中流淌,而后他的意识变得模糊,等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躺在祭祀台上,。

  他站起来,而后发现那些正忙活着搬尸体的游戏NPC们,正张大嘴巴,惊讶地望着自己。

  这时候他觉得下身有些冷,低头一看,脸顿时绿得就像是呼伦浩特大草原。

  自己全身光溜溜的,什么衣服都没有穿。

  罗兰内心都尴尬得快要死掉,但脸上依然保持着镇定的神情,视线扫了几圈前面不远处的人群,寻思着应该怎么开口,应该怎么解除眼前这让人无语的情况,但很快他就无奈地长长叹了声气,语言不通,怎么解释都没有用。

  而通晓语言这魔法,又暂时用不出来。

  这时候,罗兰看到那位老牧师向周围的人说了几句话,人们很有秩序地离开了教堂,最后一个离开的人,还顺手关上了木门。

  教堂又重新变得昏暗起来,地上的无头尸体还躺在那里,老牧师脸上没有了血污,但衣服上,依然有脑浆残留。这情形怎么看,都有些悚人。

  只是罗兰却没有什么感觉,因为游戏设定的关系,他只能看到满屏‘马赛克’。



本文每页显示100行  共776页  当前第1
返回章节列表页    首页  1/776  →  下一页    尾页  转到:
小提示:如您觉着本文好看,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←或→快捷地打开上一页、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。
也可下载法爷永远是你大爷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,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!遇到空白章节或是缺章乱码等请报告错误,谢谢!